探访疫情下的武汉慢病重症药店
来源:探访疫情下的武汉慢病重症药店发稿时间:2020-04-02 22:32:35


香港机场的转机服务很人性化,专门在中转区设立了值机柜台,我们赶上了未来14天香港最后一班出港的航班。而到达上海后经过漫长的等待、登记和检查,最终坐上飞往郑州的航班。

海外网:网上有一种观点认为“球赛成为西班牙的防疫缺口”,对此您如何评价?

而在杨浦区第三集中医学观察点,入驻医学观察点的12名医护人员,其中7名是中共党员。由于航班晚上、凌晨和下半夜到的多,他们一直和衣而睡,时刻准备着接收人员。截至发稿前,这些进驻隔离点的工作人员已在岗位上连续坚守了168小时。

集中隔离点内的暖心提示。  上海杨浦区 供图

海外网:经过这段漫长的回家历程,感触最深的是什么?

海外网:您是怎么看待西甲联赛停赛的时机呢?

张锦程:一开始在西班牙只有200多人确诊,我们一直还在上课,后来上升到1000人左右的时候马德里市政府宣布停课。一周后我们班级也有人确诊,但由于是轻度症状,西班牙的医院让他回家静养,而非接受治疗。与老师沟通后,老师表示可能要3至4个月才恢复课程,于是我决定找机会回国。

张锦程:坦白讲,早期西班牙人并没有当回事,仍就保持一贯地“潇洒乐天”。由于在皇马学院学习的原因,我参与了西班牙国家德比皇家马德里对战巴塞罗那的比赛。那场比赛伯纳乌球场(编者注:皇家马德里队主场)人满为患,球迷都在现场大声呐喊,而且在西班牙几乎没有人戴口罩,再加上皇马赢得比赛后,主队球迷习惯性在赛后到酒吧庆祝,这无疑又增加了人们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。

腾空酒店房间是准备工作的第一步,酒店原有住客70人左右,前台一一致电解释并为他们紧急联系其他安置酒店。

就读于西班牙皇马学院的研究生张锦程就是中国球迷中的一员,在接受海外网专访时,这位在西班牙留学的河南小伙儿表示,2020年自己唯一的愿望就是活下来,“在这逆流中我更深切地感受到了祖国的伟大”。